冰幺

【原耽/架空】魅下酒吧「一」

◆依旧混乱的世界观
◆cp腹黑偏执吸血鬼攻x迷茫堕落兔子精受
◆拿魅力做赌注,在攻底线边缘试探的疯兔子
◆人物持续崩坏中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拉线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裂心早就清醒了,在恶魔离去之前。起身,看着床上的女装裙子早已变成了碎布,强忍着心里的不适和身体的酸痛,把自己摔进浴缸里。他知道还有一个小时,贝腻哥就会上来,这一个小时里没有人会来打扰他。放好了满满的热水,整个身子泡在水里,他只觉得困倦,短发在浴缸里沉沉浮浮,他觉得自己应该忘记了什么,但又瞬间进入了更深的睡眠。
       而男人的来的远远比他估计的要早。这是裂心回来一年多之后的第一次,不管是每次都陪着他闹腾的女巫欣月,还是一直负责善后的公关贝腻,都在担心楼上的兔子会不会变得更加的疯狂。当男人进入房间的时候,看到的是一片狼藉。雪狐觉得一切似乎回到了兔子离开的前一天,没有什么言语,魅下送出了最好的祝福,而兔子带回来一身的伤痛。替人收拾干净这片混乱,也像是那天送他离开时一样,桌上的钥匙再次被收藏好,带着情色意味的便条没有等到该阅读它的人就被烧毁。轻轻的关上门,他知道裂心需要一个人待着。
       浴缸里的人已经睡去,眼角滑着眼泪,张着嘴像是要呼喊,最后却只是被水呛醒。“莫…”不知道是名字还是告诫。身体在渐渐的恢复,昨夜的疯狂慢慢的被拼凑成一部电影,只是此时他更像一个局外人,在欣赏一部小丑戏。嘲讽的笑,“真的,好脏…”彻彻底底的清洗着身上的痕迹,仿佛这样能够和昨天那个自己完完全全的割裂开。想落泪,但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。没有人会在意这样的一个人、一副身躯,或者说,一个空壳,不是吗?毕竟,自己已经被抛弃过了啊,明明自己已经是那么的乖巧和忍耐了啊…
       等人收拾好情绪躺倒在床上时,贝腻刚好推门而入,正如裂心的第一次那样。只是没有所谓“第一次”时的喜悦,也没有那只有些害羞但又懵懵懂懂的小兔子给他逗弄了。总觉得有些恍惚,现在的裂心和过去的兔子似乎在重合,似乎又在渐行渐远。“你感觉怎么样?有没有不舒服?”床上的人并没有回答,只是发问,“贝腻哥,你是不是想起那天了?别傻了,小兔子回不来了…现在的兔子就是这样一个疯子,让你们很失望吧,真是抱歉…"刚刚想要伸手安抚人,兔子却灵巧而不露声色的躲开,孩子气的团起被子,像个蚕茧一样包裹住自己,"今天麻烦贝腻哥了。还有欣月的赌约,晚上我会告诉她答案的。"贝腻微微叹了口气,他知道,魅下的人从来都没有厌恶过现在的兔子,只有兔子自己在来回拉扯,试图割裂自己的灵魂。起身,下楼,转角处站着昨夜的血族亲王,周身的低气压让人感觉到阵阵寒意。雪狐恭敬的行礼,"店长,裂心没什么事,也已经缓过来了…"洛奕微微点头,轻敲栏杆的动作葛然而止,"你跟着冥夜他们出去找人,活动活动筋骨;告诉新来的调酒师,给他一周的时间,离开魅下。"洛奕转身上楼,他想去看裂心,他自认的家养兔子,可惜他并没有什么理由去安慰他,现在裂心心里他只是冷面店长,他又畏又敬的血族冕下。洛奕站在裂心的门前良久,最后依旧没有推开那扇门,有些心结并不是他能三言两语够解开的,有些事也不是他会去做的。
       夜晚,裂心依旧出现在吧台边上,背景是喧闹的酒吧,他倚靠在吧台边上,接过欣月手上的牛奶,"今天怎么只给牛奶了?来杯酒。""喂喂喂,你可别闹了,没发烧就算你走运了,还想喝酒?"欣月打趣,"乖啊,喝牛奶长得高,小宝贝的答案可还没告诉姐姐呢。"裂心直接无视了欣月的话,随手捞了一杯不知度数的鸡尾酒品味了起来,"难得我输了一次,这家伙什么都没给我留。看来女装的魅力不够大啊…所以…"裂心仰头喝干净杯里的酒,"时间一个月,等你告诉我惩罚…"空了的酒杯被人丢弃在吧台上,人已没入了疯狂的人群中,带着公式化的微笑等待下一个赌注的出现。

【原耽/架空】魅下酒吧「起」

◆世界观混乱崩坏,幼稚园文笔
◆主cp腹黑偏执吸血鬼攻x迷茫堕落兔子精受
◆避雷:非初恋,西方玄幻和东方妖魔混搭
◆三党出品,慢更龟速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拉线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起.血族之夜
       这里是魅下酒吧,是欢迎所有非人物种的疯狂天堂,这里混乱、无序,唯一的法则就是两位店长的心意,东方狐狸和西方血族的报复并不是谁都可以承受的。
       今夜是狂欢之夜,在今夜,所有的店员都将以血族的身份来接待客人。
       最高贵的亲王将降临凡间。
       推门进入着朋友们所说的疯狂天堂,他都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,似乎挑了个好时候呢…
       夜晚已经过半,而狩猎才刚刚开始,也许需要加快动作了,不是么…轻叩吧台,"一杯血腥玛丽。"端着血红色的佳酿,目光扫视过疯狂的人群,最高处的椅上,便是朋友口中那位血族的店长,冷清而高贵的存在,不过他并没有什么兴趣,他并不是什么狂热的信徒,而是堕落和黑暗的代言人,他喜欢的是迷失的灵魂和可口的身体。看着一个少女打扮的女孩向自己走来,饮一口血腥玛丽,今天怕是要失望而归了…
       "那个,您好,能请我一杯吗?"出乎意料的,软糯的男声,双手还紧张的拉着自己的小裙子。"女装play吗…"调笑,"不知道美女的姓名呢…""裂,裂心…"被打扮成女性的血族有些害羞,"客人能请我一杯吗,我只是,只是打赌输了…"男孩脸红的像是要滴血,像是在后悔答应了什么不该答应的赌约。轻笑,"我的荣幸…"轻扣吧台,"一杯果酒。""谢,谢谢…"眼前的人看着有些局促,手指一直绞弄着裙摆。"那么,我能有幸和裂心小姐共度一段时光吗…"绅士十足的亲吻人的手背,一个恶魔总是有足够的耐心来进行自己的狩猎,有时越是绅士的表现背后是越不可说的欲望…害羞的小男孩已经含羞的点点头,端着他的果酒在吧椅上小小的开始抱怨魅下的那群"好姐姐",顿了好久,忍不住红了红脸,"那个…客人能让我吸一小口吗…欣姐姐,就是那个女巫,施法把所有人都变成血族了…"羞红的脸,配上肚子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,他只觉得眼前的小男孩已经想钻到地缝里去了。故作沉思了一会儿,解开衣领,堪堪在自己都脖子上状似无意的划出了一道血痕,"所以是被迫在接受血族的身份?"男孩果不其然的凑上来抱着自己的脖子吸吮,从别人看来仿佛接吻一样的动作,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,这是送上门来的猎物,恶魔的血液可是最好的催情药,不知这勾人的小猫叫声能有多少悦耳呢…
       "谢谢…"看着小男孩心满意足的舔掉嘴角的血丝,只是笑着将剩下的血腥玛丽一饮而尽,伸手勾起人的小脸,"裂心该怎么报答我的一杯酒和一顿血液呢…"不出意外的,人的眼神已经开始迷离,无意识的蹭蹭人的手心,倒也真像一只小猫咪。猎物已经一头冲进了自己的网中,那么已经没有必要再隐藏着猎手的面目,手勾勒人的唇型,探进人因喘息而微张的小嘴中搅弄,满意的看着人不由自主的向自己靠近,直至扑进自己的怀中,微喘着看着自己,轻笑着抽出自己的手指,唾液拉出令人遐想的银丝。吻上已经情动的男孩,隔着裙子抚摸人的小裂心,本性淫乱的恶魔在采摘他今夜的果实。穿着小裙子的男孩已经在他的怀里软成一摊,即使是挣扎着想要起身也只想是一只小猫在挠自己的主人一样。在自己的手下,男孩的喘息渐渐的变了味,身体也越来越贪婪着那些致命的抚摸。"不,不要在这里…"带着明显的乞求和求欢的意味,揉捏着人腰际的软肉,搂着着一摊春水却还能伪装绅士的问询调酒师,在调酒师意味不明的眼神下,带着今夜的猎物,穿过混乱疯狂的人群。高处的亲王显然已经注意到他的"血族"店员已不得不早早离场,神色微暗,身边的狐狸店长微微欠身。
       “祭夜,那个恶魔…”“尊敬的亲王殿下,过了今夜,他将永远不会再出现在魅下,如何?”
       夜晚很长,黏合过的钥匙是恶魔一夜春宵前唯一的一丝好奇,同样也是最后的通牒…
       清晨六点,饕足的猎手不忘给自己满意的猎物留下便条,只是推门离开之后,这扇门不会再次为他打开…

◆今天的血腥玛丽,是血液哟( • ̀ω•́ )

【龙冠/冠龙 无差】明明是三个人的故事

◆瞎写,虚构,部分梗来自微博,ooc
◆纯粹pick朱一龙彭冠英好兄弟情
◆圈地自萌,求不举报
_____________________拉线____________________
      翟天临最近很心塞,因为他那两个不省心的大学同学,朱美丽朱一龙和彭漂亮彭冠英。关于他们两个,翟天临只想表示,我不应该在车里,而应该在车底。
       这两个好哥们的小九九,大概是在大二的时候被翟天临看破的。那天翟天临上彭冠英寝室串门,很巧的撞见了他的好朋友和另一个好朋友牵手现场。在他石化的那一秒,朱一龙站起身套了裤子就走,经过他的时候还有一阵冷气。砰的一关门之后,翟天临听着好学生彭冠英和他尬聊了半小时直到其他室友回来。不过很快翟天临也就想开了,两个好朋友相互之间有点那啥,本来就挺难的,自己也要支持,当然这不排除也有朱一龙在篮球场上摩擦了他半个月的助力。
       之后两年,翟天临对这个接受能力也上去了,而另两位当事人也没有多瞎眼的行为,甚至在他说明白想开了之后还请火锅。转眼也就毕业了,三个人说是各奔东西了,但还是好兄弟。翟天临偶尔上网搜搜他的好兄弟,也还能找到一口狗粮——彭妹妹?不做基友做姐妹了?
       不过最让翟天临心塞的还是《镇魂》大火之后。镇魂女孩算是把他的底裤扒的都不剩了,然后是彭冠英的。他看着彭冠英配合发的朱一龙私照内心只想呵呵,这才几分之一的库存啊,看看两个人,上上下下多少件情侣衫,要不是国内经纪公司管着,能天天穿一样的,哦,多亏不是一家公司。底下评论男友视角的小笼包倒是挺真相的,不过你们倒是继续轰炸一波啊,私照大大的有。
       还有一个白龙冠天组合,翟天临吧倒是有点心疼白宇。赶巧四个人吃过一次火锅,他是看着朱一龙和彭冠英这叫一个好.兄.弟啊…白宇明显啥都不知道,依旧龙哥、龙哥的叫。彭冠英倒是有点不舒服,二话没说就拿了朱一龙刚弄好的干碟,朱一龙也就笑笑,再弄了碟。朱一龙这两年变化挺大的,看着儒雅,但翟天临可忘不掉被摩擦的那半个月(大佬装猫,瑟瑟发抖.JPG)。一场下来,翟天临总觉得又像是他理解朱一龙和彭冠英之后的那场火锅,好吃但也有点虚的慌。
       结果报应都在微博上。粉头彭冠英横空出世,自己的微博倒成了两个人的秀恩爱场地和朱一龙代言的宣传窗口。不过彭冠英的恋爱锦鲤还是要转的,毕竟大学开学一年就能找到真爱守了快十年也不是吹的。
       今天的翟天临翟博士也很心塞呢。

我的中非又没了😐😐😐虽然还是很欢迎茨木小天使的~😘😘😘

今天的欧气!😜😜😜攒完茨木小天使给我家单身吞就可以攒大舅子了~😏😏😏
连连已经快满技能了,木有砸到但看见就是开心啊~

三十张,三发十连,总体太满意了~
虽然没有新来的玉藻前、雪童子和百目鬼,不过结束以前应该还能攒一发十连?爽歪歪~

双A从此不用虐?
感觉非常适合楼诚啊…

我连💕
亲爱的风神大人,请接受您子民对你的爱意吧💕💕💕

业原火和石距…所谓乐极生悲,和假石距…😂😂😂